吸烟有害健康。本站含有烟草内容,18岁以下人士请勿光顾。

国家局网站
  • 2018/11/01“爱管事儿”的从兰姐

    甘婧梅    (贵阳卷烟厂)

     

     

     

    退而不休热心肠,鬓微霜,又何妨?用这句话来形容贵阳卷烟厂的黄从兰再恰当不过了。从兰姐已经退休十余年,可她,热心肠了半辈子,如今依旧还是那个风风火火、快言快语的劲头。

     

    热心肠的从兰姐

     

    “咱们的从兰姐就是个热心肠,东家长西家短了,她全部管得上,是咱们大家的好姐姐。”遇到黄从兰过往的同事,大家几乎都会给出这么一个评价。

    从1962年进厂开始,黄从兰总是早出晚归,无论是最初的卷包工岗位,还是车间主任、书记、工会主席,再是退休后的维稳组组长,大家总不忘这个爱管闲事的从兰姐。

    “咱们职工都是为工厂做贡献的人,他们生活上有困难,咱们也不能不管是不”在记者问起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热心“闲事”时,从兰姐这么回答道。

    在黄从兰担任工会主席的时候,一次厂内改善职工住房条件,需要拆迁重建,但是在原住职工的安置问题上,部分职工因为分到的房子没别人的大,就闹上了情绪,不肯从旧房迁出。从兰姐一接到消息,立刻问清了几家的大概情况,然后一家挨着一家去做动员。寒冬腊月里,在拆迁职工和厂部之间来回的进行协调几十余次之后,最终让大家都分到了自己满意的房子。

     

    善管理的从兰姐

     

    但是热心的从兰姐也不是人人都喜欢的。在她担任车间主任兼书记的时候,当时厂里设置了设备专项奖励费用,而在其他的车间,这笔费用几乎都是用来奖励各层的干部了,到了她这里却不一样了。从兰姐利用这笔奖励,开展车间机台的评比,通过质量、产量等指标,每年评出先进机组,用这笔钱作为经费,安排先进修理工、设备主任和先进机组职工到行业先进工厂进行学习,再把生产的先进经验带回厂里。起初,车间干部们也表示不理解,别的车间干部都有奖金领,可他们没有。但是在奖励实行后,车间职工带回的经验让车间生产运转得更顺利了。因此,在她的任期内,她管的车间年年评为先进,车间干部职工对这个奇怪的领导再也没有了怨言。

    这个在岗40多年的老职工,由于总是有很多要解决要调解的工作,每天几乎不可能准时下班回家。“她在家的时间永远都没有在单位的时间长,不管退休没退休,她的家啊,都在厂里。咱们家小儿子出生的时候,才56天,她就把儿子送到了托儿所,回到了工作岗位……”从兰姐的爱人在面对这个对工作比对家事更上心的妻子时,心里虽有抱怨但还是非常理解和支持。

     

    退而不休的从兰姐

     

    “本来以为退休以后老妈会安心在家带带孙子,结果她还是回到了厂里。”从兰姐的孩子告诉笔者。在从兰姐退休以后,由于厂里不时会遇到老干部上访、闹情绪的事件,离退党总支的书记又想起了这个“爱管闲事”的大姐,而从兰姐在听到情况后,自告奋勇地担起了维稳组长的职务,又开始奔走在各家各户。

    维稳这工作可是个费嘴巴皮子的事,光说大道理,职工反感不说,更容易起冲突。要搞好维稳工作还得从职工的诉求入手,找到切入点,既能帮职工解开心结,又能达到目的,这个过程中工作人员必须带着十足的真诚和耐心。

    “我怕一会开会来不及,所以自己坐公交车来了”一身朴素整洁的棉服,略见银丝、仔细盘起的头发,伴着嘴角总也藏不住的笑容,“从兰姐”步入了新厂厂区的办公室。十点钟要参加离退休职工会议的她,八点半就早早地等候了……

  • 2018/10/05在苦累中成长



    廖    霜   (贵阳卷烟厂)


    “怕苦苦一辈子,不怕苦苦半辈子”。1976年刘玉国到贵阳卷烟厂二厂卷包车间当学徒工时,就把这句老话视为自己的座右铭。

    当时的贵阳卷烟二厂生产车间条件较差设备较为落后。“我们戴个口罩走进去工作一天,出来就像出一排排兵马俑,身上全是黄色的烟灰,真是一点没夸张”。环境如此糟糕,却还必须时刻精力集中,手脚麻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跟上机器快速运转的节奏,真的很苦。

    八十年代还不时兴物质奖励,只有精神鼓励。“说了你可能不相信,那时候人年轻总是一腔热血想为工厂做出一点贡献,而且特别容易满足,一张奖状,一朵红花就是企业对自己的肯定,很高兴的。有一次,咱们机台加班加点地赶产量,厂领导亲自给我们送面条来吃啊,那简直是感动得不得了。”

    刘玉国觉得他很幸运,家人都很支持他的工作,至少在给工作和给家庭的时间分配上没给他太多的烦恼。“但是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时儿子上小学,我们正在拼产量完成计划,车间里忙得不可开交。他妈妈又正逢出长差,我就熬了一锅鸡汤,分小袋装了放在冰箱冷冻室里面,如果我加班赶不回,就让儿子放学了自己热了汤煮点面条吃。可能是因为那个冷冻的鸡汤没煮透他就喝了,结果晚上就突然发高烧了。那时没有手机,那小子一个人大晚上的坐了公交车去爷爷家里,让爷爷送去的医院,我回去的时候他都已经在医院挂水了,当时,觉得自己疏忽了对儿子的照顾,特别内疚。不过,机台上真的很忙,顾不上家庭的这种情况很普遍,双职工家庭,为了照顾孩子,夫妻不分在同一个班,只能在是交接班时碰个面,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屈指可数。”

    正是在这种积极向上的工作氛围,刘玉国迅速地成长起来,短短半年就由一个卷接包机台的学徒工做到了机长。1997年,刘玉国任四车间主任。当时的四车间是三个卷烟车间中基础条件最差的,设备落后,工艺环境差,原辅料质量水平参差不齐,先天的不足给生产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但是员工们并没有坐等条件的改善,而是充分利用现有条件,严格管理手段,不断充实和完善质量管理规章制度,加强业务培训,加大检查和考核力度,同时,抓好员工职业道德建设,提高文明生产意识。当年,车间全年完成产量23万大箱,超计划5%。车间设备有效作业率达80%。

    笔者问:“您是劳模,是咱们这些后辈的榜样,对我们年轻人有什么好的建议?”他连称不好意思:“根本没有什么劳模,或者是大家都是劳模,老烟厂员工都是兢兢业业苦过来的,当时大家都抬举我,给我封个‘劳模’的称号,我就认那是一种鞭策,必须加倍努力,干出成绩回馈企业。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你看咱们厂,比以前可强多了,设备先进了,人力技术也在提高,生产欣欣向荣,以后就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爱岗敬业不仅仅是口号,更是踏踏实实的将它落实到行动,唯此,企业才能发展,这就是一个老劳模的心愿。


  • 2018/09/10快乐的女挡车工


    陈昱即(贵定卷烟厂)



    “只有人人都快乐地从事自己的工作时,世界才会幸福。”

    赵彩菊17岁就来到贵定卷烟厂当工人,被分配到包装车间成为一名普通的学习岗机动人员,做着俗称“打杂”的琐碎繁杂工作。

    “打杂”够苦够累的是吧?可谁也没有看到她疲惫厌倦过,成天乐呵呵的,事事争着干,下大力时哼出来的号子都是流行小曲。

    这是一种乐观的性格,也有其传统。赵彩菊的父亲是老干部,母亲也是贵定卷烟厂的老先进,她从父母那里继承了责任心强、好学、能吃苦、积极、认真等老一辈的优秀品质。赵彩菊从小就常把贵定卷烟厂称为“我们厂”,对贵定烟厂的亲切感、自豪感打消了对新环境的紧张和不安,因为,这是在继承父母的事业,这是与父母血缘之外的另外一种联系,让她能充满激情地去奉献一生的事业。

    赵彩菊做事主动、灵活、踏实被领导看在眼里,不久就被安排到条盒包装的岗位上。这个岗位要求操作人员眼快手快,必须跟上设备生产的速度,防止烟支的堆积、堵料影响生产。在设备出现故障时她也不去休息,仍在机台上跟着维修师傅学习怎样处理简单的设备故障,短短一年时间便脱颖而出被提拔为挡车工。

    说起这一年,赵彩菊眼中的光芒与活力,恍惚间让笔者以为眼前的赵彩菊仍然是21岁。人生中花一样艳丽的阶段,她没有选择恣意玩乐,反而更加沉下心来迎接新挑战。那年车间引进了新的直包机,车间领导要组织一支年轻、优秀的队伍来生产当时口碑很好的云雾山牌香烟。能吃苦、勤学好问又表现突出的她,自然成了新包装机的挡车工。

     “那时候……还是好玩。”赵彩菊这话让我有些惊讶:在那样物资匮乏、设备老旧的环境中工作,怎么会“好玩”?

    “像比赛一样。”赵彩菊说,当时车间分为两班,白班实行8小时工作制,中班则没有硬性规定,把机台上的烟支包装完才可以下班,有时用不了8小时提就可以前下班;设备运行情况不好时凌晨一、两点下班也是常有的事。因此各机台都是分秒必争。

    想要在一群优秀的年轻人中崭露头角,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想出更好的办法,这里面就有一种竞技意味。车间里设备很多,维修师傅不能时刻守在她的机台旁,当维修师傅分身乏术时,自己该怎么办?在这个问题上,她的学习态度和累积的经验帮了大忙。维修师傅修理设备时,其他人都赶紧休息以养精蓄锐,她却经常站在一旁“偷师学艺”,慢慢就摸到些门道,以后自己的机台出现常见的歪花、盒皮错角、小角翻角等问题,不需要等维修师傅来,她自己就可以轻松处理,大大节约了等待和修理的时间,提升了设备的有效作业率,产量遥遥领先。

    没过多久,车间又引进两台84mm软包直包机。毫无疑问,又新又好的设备当然是让她这样出类拔萃的挡车工来开。每天保证提前到车间进行设备预热和检查,就这样,牢牢地把握了时间,设备出的问题少了、产量高了、质量好了、材料损耗的降低了。她连续保持着车间“产、质、耗”第一,自1983~1995年间连续获得工厂先进工作者表彰。1987年正是在这个机台上,她获得了“贵州省烟草系统劳动模范”称号,1989年,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她口中的“好玩”也有了解释:学一行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超一行,在工作中寻找乐趣,发自内心的热爱自己的事业,每天都有用不完的激情,“劳动模范”正是她付出后的回报,努力后的硕果。每一次表彰,每一次肯定对她来说不是结果,反而是一次次鼓励与鞭策。她不会因为获奖而沾沾自喜,也不会因为这些荣誉而停止坚持把工作做到更好的步伐。还是借用一句罗丹的话:“他尊重自己的职业,他最珍贵的报酬是做好工作的喜悦。”

    喜悦是“好玩”的收获,其实也是目的。人在做一件“好玩”的事情时是不会感到压力的。

    “真的,那时候……还是好玩。”——还是这句话。

    2004年,工厂越来越重视生产安全,安全员必须成为一个独立的专职岗位,于是她成为了一名安全员并兼工会主席。换了一个新的岗位,又是一门新学问,她知道学习仍然是能否立足岗位的基础。2005年,公司开始了职业健康安全体系建设。为了做好危险源识别,她带着机修工到生产现场,学习机械原理,了解设备性能、操作流程,把最容易造成的危险源识别出来。制定上报部门应急预案,制定部门各岗位的操作规程与责任人,一点点完善补充形成标准,在一次又一次的安全评审工作中,她准备的资料最为齐全。2004~2007年她连续获得了公司“安全先进工作者”称号。

    2007年,工厂进行人事改革,通过竞聘,她成为了安全保卫科副科长。走上领导岗位的她没有架子,更是处处以身作则,以更加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2010年她报考了国家注册安全工程师,并获得了执业资格证,之后又陆续考取了消防安全培训资格证、特种设备作业人员证。别人会说:“你都走上领导岗位了,何必再去学习,再去考取那些资格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技能,更好开展工作,她能在工作中找到乐趣,也能在学习中找到乐趣,就连考试也是乐趣,因此她考得很轻松。能做一件自己有能力做好而感兴趣的事,对她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哲人云:性格即人生。悠悠数十载,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也不论遇到什么困难,赵彩菊始终快乐着。这除了性格因素之外,态度无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工作并快乐着!

  • 2018/08/21不能等先生


    骆孝颖(贵阳卷烟厂)


    岁月如歌,人生如潮。流失的日子不管是风和日丽,还是狂风骤雨;不管是坎坷曲折,还是一帆风顺;不管是精神百倍,还是一筹莫展,都有让人留恋的地方,也有让人回味的感动。

    1952年,21岁的林振秋进了贵定卷烟厂工作。一开始在打包车间从事劳务工作,什么体力劳动都在干。后来因为自己学过印刷制图,能与机械方面沾上一点点边儿,便被领导安排到机械维修的岗位。

    初来乍到,林振秋对陌生的工作环境、生疏的操作,感到很不适应,但他没有被困难难住。他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反复熟读机械运行操作规程,熟悉设备,查阅图纸资料,向经验丰富的老师傅请教。一直勤学好问,赢得了班长和师傅们的好感,师傅们无私地将技术传授给他。林振秋用自己的小本子记录下每日工作的点点滴滴。多年来,他记下的笔记本就有几十本。

    1957年,贵州省工业厅决定筹建贵阳烟叶复烤厂,林振秋等大批有为青年参加了贵阳烟叶复烤厂的起步工作。凭着一股子钻劲,他的电工技能也不断提高,并成为电工班班长。

    当时,在他们那个小小的电工值班室里,是没有休息的。星期一至星期六三班倒,星期天要检修维修,还要进行技能学习。虽是班长,可是林振秋朴实谦虚,从不高谈阔论,总是尽自己所能认真对待每一件事。

    由于工作态度极为认真负责,再加上自身急脾气的性格,厂里的同事们都叫他“不能等先生”。顾名思义,在工作中的他是忙碌着,勤恳着,不能拖拉的。他总把一句话挂在嘴边:“我不能等,机械设备不能停。”

    他对于设备巡检的次数和时间也远远高于厂里的规定。在巡检中,通过眼看,耳听、手摸、鼻嗅,他能熟练准确判断设备情况,能分辨出设备细微的异常运行状态,准确判断故障,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在林振秋的带领下,电工班的每一个人都用心做事,不断学习提升技术能力。虽然林振秋在工作中很严厉,可是他总能替他人考虑,站在别人的角度分析和处理问题。对待徒弟所犯的错误,从不会当场指责,只会耐心地告诉徒弟错在哪儿,怎样改正,还会利用自己的私人时间对徒弟进行指导。

    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贵阳烟叶复烤厂电工领域的佼佼者,获得了贵州省四化建设标兵、五好标兵、贵阳市劳动模范等不少荣誉,在职业生涯里书写了自己的人生。

    如今,林振秋,这位80多岁的空巢老人,一生勤俭节约,依然住在贵阳复烤厂,家里客厅的灯依然是老式的无罩节能灯,平日还会在他那50厘米宽的小书桌上看看书、作作画,每日清晨会去十里河滩走一走,安享晚年。

  • 2018/07/26金叶先驱 ——张云乔与贵阳卷烟厂(连载六十五)

    贵阳卷烟厂《金叶先驱》编委会 编著

    后记一:致贵阳卷烟厂 

    张云乔

    当我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努力,完成了四幅《血战宝山路》大型油画的第二次创作的时候,我已经是92岁高龄的老人了。但我的身体和精力仍还比较好,在我静下来的时候,我曾经这样想过,如有可能的话,力争在我的有生之年最好能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因为在我的事业中,有过周恩来总理的关怀和很多党的老同志的帮助,如李克农、夏衍、廖沫沙等。20023月,贵州省烟草专卖局的张国钧处长采访了我,将我和一中制烟厂与有关中共领导同志的文章在《中国烟草》杂志(20029月)上发表。次年三月正是“非典”严重威胁我国人民身体健康的时候,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博物馆筹备委员会任民同志,广东省烟草学会刘主任,贵州省烟草学会张国钧副秘书长,还有贵阳卷烟厂办公室何云峰副主任等一行同志,冒着“非典”的危险,专程前来看望我。对我过去曾经从事过的烟草工作,在白色恐怖的年代,支持帮助我们党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为此,我深受感动,同时也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增强了我完成写书的信心。

    关于编写《金叶先驱》一书,是2004年下半年,在贵州省烟草专卖局和贵阳卷烟厂领导的重视和关心下,成立了编纂委员会,为顺利完成本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先由何云峰、张通平同志专程前来采访,并组织一中制烟厂的骆守先、斯强华等部分老同志多次召开座谈会,收集资料、实物、照片。原贵阳一中制烟厂厂长张嘉德(已故)之子张世培提供了张嘉德生前的日记,为这本书的撰写工作提供了一定的帮助。初稿完成后,张通平来征求意见,又根据我的口述做了必要的修改。经过整理后,又由何云峰同志带着书本的送审稿第三次到我家中,由我进行了认真的修改完善。本书不光记载了我本人和家属的一些主要经历,同时也反映了从桂林中一机械厂发展到贵阳一中制烟厂的整个概况,以及贵阳一中制烟厂的生产、经营、管理、职工福利、地下党员屠天侠同志在一中制烟厂工作的一些情况,经过认真审核,几易其稿,我认为书中由我提供的图片(照片)资料、符合事实,内容真实可靠,我本人同意公开出版发行。

    至此,借本书出版的机会,请允许我向中国烟草学会、中国烟草博物馆、贵州省烟草专卖局、贵阳卷烟厂的领导和参加编撰本书的有关同志表示衷心感谢,并向一中制烟厂的老同志表示诚挚的问候。

    最后祝贵阳卷烟厂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为中国烟草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2005620


  • 2018/07/16金叶先驱 ——张云乔与贵阳卷烟厂(连载六十四)

    贵阳卷烟厂《金叶先驱》编委会 编著

    廖沫沙给张云乔的亲笔信

    历史终于给了张云乔同志一个公正的说法。

    退休后的张云乔一刻也没有闲着,1977年他被选为广东省政协委员,后为广东省历届政协委员联谊会会员。同年被选为广州市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1980年第五届、1983年第六届常务委员,后为广州市历届政协委员联谊会会员。1981年加入中国电影家协会。1982年被选为广州市白云区工商业联会主任委员,连任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主委,1987年后被推选为名誉主委,兼任市工商联执行委员,省工商联咨议。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白云区经济开发公司董事,1990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当选为市委委员。1999年得到中国电影家协会总会颁发的50年会员银牌奖状。在所担任的各个职位上,他都尽职尽力,为社会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99年,上海市人民政府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决定重新筹建“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作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在征集史料过程中,经张云乔的外孙余鹏翔(上海市金沙中学校长)与“筹备组”取得联系,“筹备组”恳请张云乔老人,重作一幅他于1932年创作的《血战宝山路》大型壁画。张老怀着一如既往的爱国热情和历史责任感,不顾年高体弱,在自家的墙壁上扯起画布,战高温、抗疲劳,硬是凭着记忆重绘了一幅长35、宽14的《血战宝山路》大型油画。其精神和勇气可谓感天动地!

    此画展出并经报纸杂志宣传后,引起国内外纪念馆的重视,北京“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广州“十九路军抗日阵亡将士陵园纪念馆”以及美国华侨筹建的旧金山“日本侵华浩劫纪念馆”等纷纷来人来函,向张云乔老先生索要该画。年届耄耋的张老克服种种困难,以惊人的毅力,又绘制了三幅相同规格的《血战宝山路》大型油画,分别捐赠上述三个纪念馆。此时,张云乔同志已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知道这一情况的人无不感叹说:“张老是在用生命作画啊!”

    为给后人留下更多的精神财富,张老又用两年多时间,抱病写完了他的回忆录《旧梦拾零》一书。这本沉甸甸的著述,何尝不是张老用生命所作 。

     95岁高龄的张云乔老人和老伴任奉仪住在广州珠影厂一套普通的职工宿舍住房。任奉仪女士是珠影厂的服装设计师,曾担任过《南海潮》、《大浪淘沙》、《七十二家房客》、《小螺号》、《孙中山》、《海外赤子》、《雾都茫茫》、《三家巷》等数十部电影的服装设计,并以《孙中山》(与王辑珠合作)获第七届中国电影最佳服装设计“金鸡奖”。他的大女儿张丽敏,原是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教师,现已退休;儿子张汝郊,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系硕士毕业,现在美国工作;儿媳董艳华在广州工作;二女儿张式昭,原在广东电视台任服装设计,现已退休;女婿曾式韬在广州市邮电局工作;三女儿张丽南,现在香港国营货柜车运输公司工作;女婿司徒辉在港搞运输工作;小女儿张丽丹,先在珠影电视部任电子编辑,后去美国洛杉矶工作;女婿史建东在美国某食品公司工作。

    儿女们都非常孝顺,常回家看望二老。饱阅沧桑、洞达世情的张云乔老人每天晚睡早起,忙着整理资料,回复信函,著书立说,日子过得充实而平和。

    和大多数老人一样,云乔老先生爱怀旧,对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他非常想念与之共同创建一中制烟厂的伙伴和朋友,他们是:陶培唐、陶钜唐、陈东、张志勋、张嘉德、朱水槐、金子谦、骆守先、骆建安、黄钟麟、马伯荣、姚永泽、陈善渊、孙达先、陈贵棠、陈延年、黄植希、李群等,这些伙伴中除陶培唐、骆守先、孙达先三人还健在外,其余的皆已乘鹤西去。借此机会,张云乔老人委托本书编辑在书尾提出:向已仙逝的朋友表示最深切的怀念;祝如今健在的老友及共患难的所有同事合家欢乐、健康长寿。

      

    孙师毅同志简介

    孙师毅同志(笔名施谊)是早期中国电影编剧、歌词作者,是我国最早的电影艺术教育工作者之一。祖籍浙江杭州,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幼时读私塾,后在江西省立工业学校攻读化学,曾与方志敏是同窗,并在其领导下组织开展学生运动,1922年进入北京汇文大学文学院学习,1926年入上海国立政治大学就读,在校外报刊发表左翼思想译著。1930年参加革命工作,早期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由周恩来直接领导,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20世纪30年代初期加入共产国际。1933年在上海中外出版公司任总编辑,后在商务印书馆活动影戏部、长城画片公司任编辑、编剧、剪辑和演员,曾在影片《道义之交》中扮演角色,并编写电影剧本《哪吒出世》,后入神州影片公司,主编《神州特镌》,发表了《电影在艺术中之位置》、《啊!中国影片》等重要文章。1934年,为联华影业公司任编导,编写电影剧本《新女性》,并与聂耳合作编写进步歌曲如:电影歌曲《新女性歌》、《开路先锋歌》、《牧羊女》等,介绍聂耳进百代公司担任唱片选题指导工作,同年,任电通影片公司编导,兼《电通画报》执行编委,为夏衍编剧、司徒慧敏导演的影片《自由神》的主题歌《自由神之歌》作词。1936年,在无锡为江苏省立教育学院筹办电影广播专修科,并任主任。“八·一三”事变后,率专修科学生撤至武汉。1938年,在武汉参加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三厅的工作,始任秘书,后代主任秘书。三厅改组为文化工作委员会后任委员,兼任中国电影制片厂特约编导,为影片《白云故乡》创作了主题歌的歌词,并剪辑完成了一部反映世界学联代表来华访问的短纪录片《和平之应声》。其间,还为重庆的表演团体导演了《大雷雨》、《夜店》等话剧。为左翼电影运动写下了重要的一页。抗日战争时期,在武汉、桂林、重庆等地从事新闻、戏剧和我党隐蔽战线的特殊工作。这段时间,孙师毅与本书主人公张云乔联系密切,张云乔因此在党的领导下,为党做了大量工作,展开了张云乔传奇的人生一页。1947年,张云乔将孙师毅由重庆接到贵阳一中制烟厂任顾问,孙师毅到贵阳一中制烟厂后,在管理上为一中制烟厂编写了相关管理制度,做了大量工作。1949~1951年,孙师毅赴香港任《文汇报》总编辑。1957年初回到北京,1958年在文化部参与筹建中国电影资料馆,任顾问,并经常组织20世纪30年代电影观摩,给影片撰写简介、前言,为宣传、继承、发扬我国进步电影的战斗传统做了有益的工作。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孙师毅受“四人帮”迫害,不幸去世。

    关于孙师毅同志的中共党员身份问题,有关部门做了大量工作。1989520日,中国共产党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委员会作出了关于公开中国电影资料馆原顾问孙师毅同志党员身份的决定,决定的内容如下:

    孙师毅同志,男,系我中国电影资料馆原顾问,浙江杭县人。19045月生,汉族,家庭出身城市贫民,本人成分知识分子,大学文化。

    1930年参加革命工作,早年参加中国共产党,行政十二级。196610月病故,享年六十二岁。

    1986年电影局党史征集办公室召开的会议上,夏衍、杨翰笙、司徒慧敏等老同志均确认孙师毅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据此情况,我们派人进行调查,经调查证实,孙师毅同志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为党组织提供了大量极有价值的情报。

    由于孙师毅同志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为党工作,虽于1957年从香港回到内地,但生前未公开党员身份。经1986111日请示国家安全部罗青长(原中央调查部部长)同志批准“同意发表孙师毅同志为中共党员”。中心党委根据调查材料经讨论,并报请上级党委批准,现公开孙师毅同志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身份。

  • 2018/07/05金叶先驱 ——张云乔与贵阳卷烟厂(连载六十三)

    贵阳卷烟厂《金叶先驱》编委会 编著

    尾声

    功成身退的张云乔,本打算在他钟情的电影美工上再干一番事业,不料,十年浩劫开始了。在极“左”思潮影响下,由他担任美工的影片《逆风千里》被视为给国民党歌功颂德的大毒草,他自然成了栽培“毒草”的人,被造反派关进了珠影厂的牛棚,整天除了“陪斗”就是从事喂猪的劳动改造,而他们捐资创办建联中学一事则被说成是资产阶级和共产党争夺下一代,红卫兵不仅砸烂了学校,还将他们揪去批斗。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在那个颠倒黑白,人性扭曲的年代,申辩、反抗都是徒劳的,相反,会被加重处罚。张云乔不止一次想到过自杀,他甚至连自杀的地点都想好了,要不是他的夫人任奉仪劝阻说:“我们没有做过对不起党和国家的事,坦坦荡荡地做人,为什么要去死。再说孩子还小,我们死了孩子怎么办?”可以说,是任奉仪的信任和关爱救了他的命。

    1967年,张云乔被下放到英德“五·七”干校挑水,在他挑水的井边,赫然写着:“严防阶级敌人在水中投毒”的标语。这时候的张云乔已锻炼成富有斗争经验的“老运动员”,他学会了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这一策略使他没有被“升格”,也减少了些皮肉之苦。在他“规规矩矩”的外表下,涌动着一颗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他相信,共产党的天下是千百万革命烈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不可能永远被这样糟蹋。

    1972年,林彪事件后,张云乔回到广州珠影厂基建科任仓库保管员,负责建筑器材以及沙石、砖瓦的管理,过起了万分劳累而又平凡的生活。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国社会开始拨乱反正。“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许多历史遗留问题逐步得到澄清。

    1981710起,夏衍的《记者生涯的回忆》在《羊城晚报》上连载了六天。8月初《羊城晚报》上又补发了夏衍的一篇名为《补遗和更正》的文章,补述前文遗漏的问题,文章中有一段提到了张云乔在解放前为党工作的情况:  

    “在林江反革命集团粉碎后,我向珠江电影制片厂反映了张云乔的政治情况。但是1979年冬我去广州,我问起张云乔的情况,看来珠影对他过去所做的贡献还是将信将疑。为此,乘此机会,我向张云乔的女儿张丽敏要来了一直由她珍藏着的周总理亲笔给孙师毅的两封短简,里面提到张云乔转交大额款项的问题,可以证明张(指张云乔)在当时担负的工作不但是给《救亡日报》和‘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以适当的帮助,而且还有向地下党和游击区输送经费的任务。”

    《补遗和更正》发表后,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有关上级部门经过认真的调查核实,把张云乔的退休正式改为离休,享受正处级待遇,参加革命的时间从19391月算起。 

    19851114,廖沫沙也给张云乔写了亲笔信,以证实张云乔同志为党所做的工作。(廖沫沙此信中讲到为张云乔证明在解放前张云乔为党兑换港币的事,见本书第167页。)

    廖沫沙在给张云乔的信中说道:“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是帮助我们党作工作的,是我们最亲密的同志和朋友。而解放以后,却长期默默无闻,不知去向。我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原来你还在广州。像你这样为我们党长期出力的人,却不过以普通工商业者的待遇(退休),这是令人深为不平的事。”

    廖沫沙的话,使张云乔深感慰藉。